金砖

推荐阅读:踏星婚后被大佬惯坏了万道永存龙婿大丈夫修真大工业时代我有一个祸水群老同学宋先生你又装病山河盛宴药妆娘子

    功夫不负有心人。

    曲小西很快的通过旁敲侧击,知道了富丽公司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要是最简单来说,富丽公司涉猎很广,俱乐部歌舞厅赌坊烟管还有当铺,比比皆是。总之,在曲小西看来,有点类似于他们在现代比较熟知的青帮那种地方。

    但是很奇怪,这个时代并没有这个帮派,富丽公司的大当家,人称杜柏齐。

    这个名字对曲小西来说也不算是陌生,毕竟,她可是从黎经纪那里听说过,现在电影厂那位花瓶陶小姐,就是这位杜先生的……咳咳――红颜知己。

    当然,这些人这些事儿,倒是跟她一丁点关系也没有的。

    她最有兴趣的就是,富丽公司的俱乐部里,有一家典当行。

    而且是,价格好,给金条。

    只这两条,就足以让曲小西觉得心水了。

    不过,这天底下就没有免费的午餐。虽然看起来很好,但是却不是想的那么简单。只看人家这个经营范围就晓得不会是什么善男信女。而富丽公司之所以价格不错且能拿得出金条。也是压根就没觉得,你能给金条带走。

    来都来了,不玩儿两把?

    今天不花钱,明天花不花?

    说到底,富丽公司的典当行最开始,就是为那些“缺钱”的人准备的。毕竟,他们家的所有生意,都是烧钱的销金窟。

    典当行就是针对这些“客人”开的,他们换了钱,左右还不是要花进来。而且,他们家冠了个“厚道”的名声,倒是也能吸引更多的人前来消费。

    所以,富丽公司在上海滩的名声很好的。

    但是名声好归好,一般老实人家也都晓得那可不是什么普通老百姓可以进去的地方。正是因此,王太太这么大胆,还是让庞太太还有许妈这些邻居都吃了惊。

    曲小西原本想要跟着王太太,偷偷的去踩踩点,不过经过一段时间若有似无的打听,曲小西知道个大大概概,心里大体就明白,其实她不用跟着王太太。

    只要把握好,自己是可以的。

    她乔装过去了几次,大概也有些数儿。

    虽然都说富丽公司做生意从不仗势欺人,但是曲小西心里倒是只有两个字“呵呵”。她当年做社会版记者的时候哦,见多了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的两面派。

    所以该有的小心,她是有的。

    这个时候,曲小西就格外的感谢自己那几年的工作经验。

    不管是做记者,还是做狗仔,都是很好很好的工作经验。现在实在是太用的上。

    一大早,她就坐在镜子前开始“打扮”,小东和小北都歪着头,坐在一旁看她。曲小西昨晚睡前已经将头发全都编成了细细的小辫儿,此时全都拆开,倒像是烫过头发,她将自己的“卷发”抓楞开,显得整个头都膨胀了好几圈,十分炸楞。

    曲小西照了镜子,认为比较像金毛狮王。

    小东小声:“这样不好看。”

    该有的审美,他还是有的啊。

    曲小西笑:“就要这样。”

    她紧跟着就拿出了在抽屉里的几样化妆品,这是她前几天去买的,足足花了三个银元呢,真是令人心疼。不过,如果想要改装,这就是很必要的花费。

    曲小西开始给自己化妆,她可不像有些女明星,有一双点石成金的变美之手。即便是有六七分的姿色,也能化妆成十分。

    曲小西恰恰相反,她做不到给人画的好看。

    但是,她做得到把人画的很丑,并且,十分不像自己。

    这是她工作几年累计的经验啊,她之前追查排污企业,被那家企业的员工追了三条街,堵在了小旅馆里。要不是凭借她的化妆技巧,装扮成憔悴的孕妇光明正大的走出去。早让人打断腿了。

    所以,曲小西小小年纪,就有这样的技术呢。

    她飞快的用深棕色的眼影粉给自己的两颊打阴影,原本有些婴儿肥又白嫩圆润的小脸蛋儿,在她的动作下变得刻薄消瘦起来。她撕下一小点胶带,剪成了细细的小条形状,粘在了自己眼皮儿上,原本的大眼睛,又变得眼皮子耷拉。紧跟着,她给自己的嘴唇又画大了一圈,涂上口红,随后又擦掉。

    好的,嘴也大了。

    她继续动作,慢慢的,就就看到曲小西如同换了一个人。

    小东:“!!!”

    小北:“!!!”

    两个人都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曲小西,两个人都傻乎乎的。

    曲小西回头,问:“如果你们没有看到我化妆,在大街上能认得出我吗?”

    小东和小北两个家伙儿有志一同的摇头,很果断:“认不出。”

    真的,认不出。

    曲小西满意的点头,她又开始继续涂抹,正是因为这个时候没有什么修容,所以曲小西全程用眼影代替,虽然相当麻烦了一些,调整时间更长,但是并不影响效果。

    曲小西整理好了,又抓了抓头发,随即回到房间换上了小东的衣服。

    这件衣服不是后来做的,而是他们逃跑时候穿的那一身,她的那身还能穿,小东这个,已经不怎么合适了。衣服裤子都紧了很多,裤腿儿还短了一点点。

    不过虽然小了一点,但是正适合曲小西穿。

    曲小西换上了,又将裤腿儿稍微挽了一点,惆怅的感慨:“明明是双胞胎,我怎么就比小哥哥矮了呢。”

    人家穿着短的裤子,她穿着,竟然还长了一些。

    真是令人气恼。

    不过曲小西很快就换好了。

    她提着小包袱出了门,小包袱里,是白老太太剩下的所有首饰。

    既然要换,已经冒了风险,倒是不如全部拿去!

    曲小西拿了一块糖,含在嘴里,声音咕哝了许多:“我走了。”

    两个人立刻有点紧张的看向了曲小西,小东一下子就拉住了曲小西的衣襟,担忧:“妹妹。”

    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反正是觉得,好紧张好担心的。

    曲小西轻声细语的安抚:“我不会有事的。”

    她含笑:“我们从奉天白家,那么艰难都逃出来了。现在不过是卖个东西而已,他们就算是有想法,也不会在大白天抢我吧?所以只要我自己小心,是不会有问题的。你们且放心就是。其实,我倒是不太放心你们,你们俩年纪都小。我倒是好担心,你们两个人太紧张,出去被人看出端倪。”

    谁曾想哦,现在有钱也要这样的小心。

    曲小西:“你们该是晓得,我很厉害的。倒是你们呀……”

    曲小西故意说激将法,果然,小东和小北立刻开口:“我们都会保密的,不会被人看出来。”

    曲小西挑眉:“是……吗?”

    “那当然!”

    曲小西笑了出来,说:“那你们在家等我哦,今天就别乱跑了。”

    她看看时间,说:“我也不知道要多久能回来,如果我回来晚了,中午你们凑合着吃一点。今天别出去玩儿,免得心不在焉被人看出端倪。”

    小东谨慎:“好。”

    他拉住弟弟,认真:“我会看好弟弟。”

    小北:“我也会乖!”

    曲小西点头,更多的道理,她昨晚已经跟哥哥弟弟说了,也不需要说的更多。

    曲小西趁着清晨大家还没起,很快的出了门。其实她已经去那边转悠好几次了,大概也摸清了那么一丁点的规律。像是俱乐部那样的地方,是二十四小时都开业的。

    毕竟,有些人红了眼,哪里会走!

    所以其中的典当行自然也是二十四小时开门,以便满足这些人的“不时之需”。

    不过虽然从不关门,但是一大早,肯定是大家最疲惫最没有精神头的时候了,曲小西这个时间段出来,也是觉得,这样即便是有人眼红自己盯上了,也是他们状态最不好的时候。

    对她,是一件好事儿。

    另外一个,她现在这个时间过去,如果换的顺顺利利,出来就是早上最热闹的时候。

    卖早点的,上班的,上学的,路上行人是最多的时候。

    如果那边耽误了一会儿或者换的不顺利,大上午的,光天化日,也没到当街抢劫的地步。

    现在世道还没有这么乱。

    曲小西不知道历史上是什么样子,但是她感觉得到,他们现在还没到这个份儿上。在奉天的时候没到这个份儿上,在上海的时候更没有到。

    要是真的乱成那样,大家知道白家有藏宝图,就会动手的更快。

    而不是,慢刀子循序渐进了!

    曲小西这个时候倒是庆幸,幸好是,治安还行。

    当然啦,她选择早上还有一个原因是,小楼里的人都没起呢。若是被人看到,也不是一个好事儿咧。

    总之,不管综合各个方面,这个时间都是最合适的。

    曲小西悄无声息的出了门,拐着包袱走的极快,她饶了一条街,气喘吁吁,远远的看到的黄包车,赶紧招手:“富丽俱乐部。”

    黄包车夫接到生意,一声好嘞,跑了起来。

    虽然早上路上没什么人,但是车夫可没有一点寒暄的心思。反而是跑的飞快,想要赶紧将她送到地方,将银钱拿在手里。毕竟,在黄包车看来,回去富丽俱乐部那样的地方,都是赌桌上的疯子。

    再看这位客人,他个子不高,皮肤黝黑,脸颊消瘦,眼眶深陷眼下还发青,头发也乱蓬蓬,嗓音带着少年变声期的沙哑,怎么看,都不是什么好的。

    他跑的快,曲小西倒是比预料的时间早了一点到,她付了车资,就看黄包车夫一溜烟儿的窜了。并没有在这里继续等客。

    富丽俱乐部门口,有几个车夫在呢。

    虽然是做车夫,也有各自的地盘儿,来送客可以,想要在这里截胡,那不可能的。闹得不好,恐怕要招来这些同行的一顿好打了。

    这是行规了。

    曲小西只扫了一眼,就移开了目光。

    她推门而入,俱乐部内乌烟瘴气,人虽然不是特别多,但是竟然也不少。

    虽然她进了门,倒是没什么人在意他,吆五喝六的继续动作。倒是一个干瘦的黑短褂上前,疑惑的上下打量她,扫着她的脸,问:“新来的?”

    曲小西咳嗽一声,又往嘴里含了一块糖,这才开口,声音唔哝着,带着点瓮声瓮气:“我想当东西。”

    随即视线很留恋的在赌桌上转悠了一圈。

    演技,她多少也是有一点的。

    果然,黑短褂了然的流露出一个眼神儿,将她引到了一边儿。

    曲小西抬眼看了一圈,四周有那么十多个黑短褂,这是看得见的。应该是这里的“工作人员”了。

    黑短褂顺着楼梯上楼,回头说:“你跟上。”

    曲小西看一看楼梯,又看看黑短褂,心里生出诸多的忐忑,不过饶是如此,还是咬着牙,跟上了。

    反正啊,来都来了。

    她如果现在要走,恐怕也是不那么容易的。这来了又要走,这不是耍人玩儿?

    曲小西跟着黑短褂上楼,就看二楼竟然也有赌桌,不过相比于一楼的乱腾腾,二楼似乎就像样了几分。所以说呀,就算是出来玩,也会分个三六九等。

    估计,楼上会更好。

    “你在这儿等一下。”

    黑短褂很快的进了二楼侧面一间屋子,这间屋子大大的玻璃。不过倒是挂着帘子,玻璃上是红油漆写着一个大大的“当”。

    很快的,黑短褂出来摆手:“小哥,进来吧。”

    曲小西这样儿,被人误以为是年纪不大还在变声期的少年,一点也不为过。

    这也是曲小西敢装成男孩子的原因。

    她拐着包袱进门,这里倒不像是外面当铺,铺面高高的,人站在下面,只能仰着头将自己要典当的东西递到那个小小的窗口,这边是个偌大的桌子,老先生坐在桌子里面,一身长衫,有几分文人姿态。

    而他身边,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年轻伺候在一旁,该是个小伙计。

    他一进门,黑短褂就出了门,并没有留下。

    老先生推推眼镜,高傲又冷漠:“当什么?”

    曲小西抿抿嘴,觉得心跳都快了一点,但是她这个人,越是紧张,反倒越是不会在脸上表现出来,而且出奇的冷静下来。曲小西将自己的包袱放在桌上,说:“是我家的首饰。”

    他打开包袱,说:“我要都给换成金条。”

    包袱里,是各种首饰,什么样的都有。

    扳指手链,项链手镯,还有其他,应有尽有。

    曲小西认真:“听说这边换东西最合适,您老人家给看看?”

    这些东西,委实不少,要是真正的当铺,许是还能惊讶一下子。但是这里的老掌柜,他见多了当田当房当人的,见多识广,至于过来当大批首饰的。

    更是有的是。

    这些不少,虽然也算是让人惊讶,但是却不是一个会让人震惊的数量。

    老人家又推了推眼镜,看向了曲小西,曲小西:“老先生请。”

    该有的客气,她还是有的。

    老人家的视线很快的就离开他,专注在面前的这堆首饰上,他打开桌上的台灯,随即拿出一个放大镜,一个个,挨个的看了起来。无一例外,都检查的很是仔细。

    不过曲小西倒是也看了,他手上的动作,都是从翠玉翡翠开始,想来这些东西是更有价值的。不过曲小西认真的看着,倒是不多插嘴。

    老人家足足看了半个小时,将东西分成了四堆儿,他又重新拿起距离他最近的一堆儿,又逐一开始检查。

    这一次,老人家总算是放下了手中大放大镜。

    他抬头,一双眼十分的深邃,目光如炬。

    来这里的人,哪里有什么活当。

    不过都是自欺欺人的把戏。

    当然,例行询问倒还是有的。

    果然,曲小西:“我要死当。”

    老人家点头:“那边那个玉葫芦不要,假货。街上几块钱就能买到的!你自己带着玩儿,或者随便出去找个当铺,换个一块大洋吃个酒。剩下这些,我给你盘个价钱。”

    曲小西:“您请。”

    老人家连一个眼色都不需要,旁边的小伙计立刻就拿起了算盘,另一手摊开笔记本,一手算盘,一手笔。

    老人家念:“白底翠纹玉镯,七厘米,合八千块;龙凤呈祥翡翠如意玉牌,五厘米,合计九千块……”

    老人家念得速度适中,不快不慢,但是曲小西留意到,小伙计一手写字一手打算盘,双手同时工作,一点也没停。很快的,桌上的所有东西都盘好了。

    果然,老人家是根据东西的档次来分的类。

    算完了,老人家继续说:“你要换成金条,咱们按照的是花旗银行金条市价。另外,我们抽一成的水头。点五的鉴定茶水费。”

    曲小西可不敢想这一成是百分之一,明明白白,这是十分之一。

    不过这个时候,她是只能点头的。

    “按照兑换比例,应该是……”他抬头看一眼曲小西,问:“你要金条还是金砖,你换的多,金砖肯定是更方便一些。”

    曲小西:“!!!”

    万万没想到,还有金砖这种东西。

    曲小西很是淡定的点头,说:“这件事是我考虑不周,那金砖好了。”

    也不知道,金砖是个啥样!

    她正想着呢,就看这老先生转身就进了里屋,曲小西捏紧了拳头,对着刚才的算账小伙计笑了一下。

    小伙计鄙夷的扫她一眼,没搭理他。

    曲小西:“……”

    就在这时,老人家也出来了,他打开盒子,里面是四块金砖,还有两跟手指粗细的小金条。

    他率先上秤,给曲小西称了一下重量,让她看到重量没有问题。随后将金砖交给她,说:“你检查一下品质。”

    曲小西这个时候倒是庆幸,黄金这种东西不是很难分辨,要不然,这个时候就很懵逼了,她绷住了精神检查一下,确认问题不大。

    “需要切割验证一下吗?”老先生又问。

    曲小西摇摇头,“不必了。”

    她在这边,已经耽误了一些时间。而且,就算是这些人想要搞小动作,也不会在这里搞。毕竟富丽公司的招牌不能砸了。他们家大业大,不是几块金砖能比拟的。

    双方很快的开当票,曲小西左手签了一个假名字。

    当然人家也不在乎这些是真是假的。

    曲小西将四块金砖还有两根小金条都放在了包袱里。又随手抓住手里的玉葫芦,往兜里一塞。她笑了一下,只不过,她的妆容实在算是憔悴难看,笑容并不让她给人感觉多么的舒服,反而是有点点阴郁气。

    曲小西将包袱系在了身上,而且是超前。他并不停留,匆匆下楼。

    此时楼下的人反而是少了一些,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心理作用,总是觉得别人在她身上的目光,更加多了几分。甚至多了几分窥视与打探。

    曲小西知道自己背着四块大砖头,肯定是跑不够快的。

    真有事儿,也得靠计策和灵巧。

    曲小西闷头出门,几个黄包车夫立刻看过来,但是曲小西却一点也没有坐黄包车的打算,她飞快的就去了离这里最近的一家小馆子。虽然曲小西出来的很早,但是富丽俱乐部耽误了不少时间,现在已经是早餐的尾声了。

    路上的新人依旧匆匆,曲小西钻进小馆子要了一碗面,她透过玻璃的倒影,果然看到四个神态猥琐的人跟了上来。几个人都跟着进了面馆儿,坐了下来,不过却没着急点东西。

    这人倒不一定是俱乐部的人。但是在俱乐部里混的那些小混混,输光了钱,少不得干一些偷鸡摸狗的勾当来弄钱。

    这个曲小西早就想到了,她紧张,其实最大一部分都不是来自于富丽公司,而是这些人。

    这家店见多了曲小西“这样的人”,毕竟距离富丽俱乐部很近,好些个人在那里花光了钱,出来的时候就是这样。吃一碗面的钱都拿的紧紧巴巴。

    曲小西也是点了一碗最便宜的面,她扒拉了两口,立刻就捂住了肚子,似乎是坏肚子,叫了一声面条还没吃完别给他收,随即匆匆想后院儿走去。

    几个人嘀咕:“看那小子就知道他是来当东西的,进去的时候鼓鼓囊囊,出来还是鼓鼓囊囊,不知道当了多少钱。”

    另一人鹰钩鼻子,唾了一声,说:“说不好还是小黄鱼呢。”

    “对对对,要不是值钱的东西,这小子怎么可能进去那么久。”

    这么一说,几个人立刻就兴奋起来。

    正说着呢,又看跟上来几个人,盯上曲小西的,还不是一帮人呢。

    几个人刚才还都在富丽俱乐部的牌桌前,现在却又同时出现在这里,为了什么,还不清楚吗?

    彼此之间,立刻警惕起来。

    “这肥羊可是我们盯上的!”

    “真是好笑了,难道他身上还写了你们的名字不成?”

    “啊呸,我们……”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争吵起来,没一会儿,开始推推搡搡。

    而此时,曲小西已经从后门绕出来,很快的拐到不远处的大路上,正好一辆电车过来,她飞快的跳上了电车。等到几个小混混闹够了你一拳我一拳为彼此增添了“光彩”之后,这才反应过来,这人,一直没回来啊!

    等几个人找出去,已经空空荡荡,了无一人了。

    曲小西坐在电车上,还没有换装,也没有回家,她是一点都不敢放松警惕的。

    她站在一个空隙的位置,一直向前看。看起来像是再看路,其实,她看到是后视镜。透过后视镜,看向车内的人。过了三站,曲小西终于将视线落在一个男人身上,她眼神闪了闪,装作若无其事的别过头。

    汽车靠站,她看向教堂,动也不动,就在点车门即将启动的那千钧一发,曲小西飞快的跳下车子,匆匆往教堂里跑。

    果然,车里的人紧跟着就要下车,电车却已经关上,等那人追下车,曲小西又不见了……

    她对这边的路不熟悉,不过却不敢乱走,反而是躲在了教堂的门房后,等看到那两个追她的富丽俱乐部的人冲进来奔着后门追过去,她倒是又大胆的跑到路上。

    曲小西拦了一辆黄包车,直接去了她记得的那家蛋糕店。

    杂志上那家。

    这附近,她还是熟悉的,她在这边绕了几下,确认,这次没有人跟着自己了。

    她没有直接回家,反而是找了一处的小旅馆,即便是旅馆很小,但是单人间总是贵一些,她花费了一块钱,又交了一块钱押金,这次才上了楼。

    所谓住一宿当然不是真的,她找个地方安顿,洗干净头和脸,将枕套扒下来,伪装成自己的包袱皮。

    虽然衣服没有变,但是她的头发变了,脸变了,包袱变了。

    曲小西悄无声息的从后门离开了小旅馆,她拿走了枕套,但是……一块钱押金,能买好几个这种破枕套,还是她亏了咧。

    曲小西回到自家小巷的时候,已经过了午饭的时间了。

    这个时间,蓝小姐一贯都是要午睡的。

    楼里隔音不好,蓝小姐又不是很好惹,大家倒是都尽量不闹出太大的动静。

    曲小西蹑手蹑脚的上了楼,等她进门,就看到小东和小北两个人,如同两尊雕塑一样,坐在凳子上撑着脸蛋儿看着彼此。面容有些小小的忧愁。

    开门的声音惊动了二人,两个人立刻高兴的抬头。

    小东正要叫,就被小北一下子捂住了嘴。

    他像是一个小大人儿一样,小声说:“咱们得谨慎。”

    小东立刻飞快点头,因着看到小西平安回来,大眼睛弯弯的。

    曲小西一进家,这才觉得自己紧绷的神经放松了,她倒是也不管脏了,一下子坐在地上,深深的吁了一口气,说:“我真是好累哦。”

    两个小家伙儿都紧紧的盯住了曲小西。

    小东来到妹妹身边,轻轻的摩挲了一下她的头,说:“我好担心你。”

    曲小西笑:“我知道的。”

    将心比心,如果是他们外出做这么重要的事儿,换她在家,也是一样的心情。

    她伸手:“拉我一下。”

    从一大早就精神集中,曲小西真的觉得整个人绷的厉害,现在突然卸了一口气,真是觉得哪哪儿都格外的累。

    小东拉着小西起来,她瘫坐在椅子上,开了口:“今天还挺顺利的。”

    此言一出,小东和小北立刻就敲起了嘴角,小北撒娇:“我就知道姐姐最厉害了。”

    曲小西呵呵笑,说:“那是当然。”

    虽然中间有些凶险,但是现在想来,倒是问题不大的。

    不过这次最好就是,她将从白老太太那儿拿出来的首饰,不管是玉啊还是金银珍珠,全都换成了金砖。往后这对他们就是个大倚仗。至于说自家的钻石,她是暂时没打算拿出来换的。

    四块金砖已经很沉了,再换了更多,他们家也没地儿放。

    而且钻石小小的才安全,金子虽然很重要,但是有一些作为依仗,这就可以了。

    曲小西拍拍小东和小北,说:“你们去给我烧一锅水吧,我想洗个澡,然后睡一会儿。”

    九月初的上海滩,正是很闷热的时候,曲小西跑了大半天,热的一身汗,虽然就想这样躺下睡一会儿,但是又实在是嫌弃自己。把两个人指挥了干活儿,她勉强撑着起身,将四块金砖包好了,放在了夹层。

    曲小西摸着金砖,又看着放在一起的几根小金条,原来觉得这金条真是超可爱的,但是在金砖的比较下。就像是小汽车和自行车,没得比了。

    当然,不管是什么车,她都爱啦。

    大概是太热太累了,曲小西倒是没有什么胃口,她没有等晚上的热水,直接洗了澡,洗过之后,就一觉睡了过去。等再次醒过来,已经是夕阳西下,乌云满天了。

    曲小西结结实实睡了一下午,有种不知今夕是何夕的感觉。

    她揉着眼睛看着窗外,窗外灰蒙蒙的,还起了点风。

    屋里更是静悄悄的。

    曲小西:“哥哥,小北!”

    她的声音一落下,两个小孩子就过来了。

    小西问:“几点了?”

    小东回头看向了客厅里的小钟表,说:“快六点了。”

    曲小西揉了揉太阳穴,说:“这么晚了呀。”

    她浅浅的笑,问:“饿了吧?”

    小东摇头,说:“不饿的,我们下午有吃饼干。”

    不过他的肚子倒是出卖了他,咕噜一声。

    曲小西穿上了拖鞋,她又看一眼窗外,乌云密布的,像是要下雨一样,说起来,他们家的存粮也不是很多。她说:“趁着还没天黑,我们出去买菜吧。”

    小东和小北在家里闷了一天,上午又紧张过度,下午更是不敢出声儿,怕影响到曲小西。

    所以能出去放风,总归是好的。

    三兄妹带上钱一同出门,走在楼下,遇见许妈,许妈提着篮筐,说:“你们这是也要出去?”

    曲小西点头,脆生生:“我瞅着天色不好,想出去多少买些菜,若不然明天还下雨的话,卖菜的都少。”

    许妈点头:“可不是呢!你瞅瞅,你瞅瞅这风都起来了,一定也没有放晴的架势,一场秋雨一场寒,怕是要冷了。你们多少买点东西,也是对的。走,咱们一起,我晓得谁家卖的便宜。”

    曲小西含笑,说:“那么,我可就跟着您啦。”

    曲小西这次出门,换上了自己那件桃红色的旗袍,不过她到底是年纪不大,虽然也称得上是小荷才露尖尖角,但是到底才十四岁,看着没有什么妩媚的风情,反而是阳光朝气又清新。

    许妈:“你跟着我就没错了。”

    这可不是许妈吹,这一片儿,她哪儿不知道哦。

    全都晓得呢。

    许妈领着三兄妹顶着乌云征战菜市场,这个时候,曲小西才真的发现。王者就是王者哦!

    她原来觉得自己就很能干,跟着许妈才发现,她杀价的功力十分的牛逼。

    不过,价格太美丽,曲小西一个没忍住,就买多了。

    没一会儿的功夫,小东和小北两只手都提满了。两个人雄赳赳气昂昂的跟在一老一小身后,尽职尽责的做好了的力工的工作。

    几人买过了菜,又来到了肉摊位。

    这一次,曲小西已经有心里准备了。

    她哥哥弟弟的老师,在这里卖猪肉,不过……一个胖大叔!

    不是宿白哦。

    曲小西松了一口气,至于为什么松一口气,咱也不知道呀。

    “还有肘肉吗?”

    “今天卖的不多,还挺多咧。许大姐来点?”肉铺老板笑呵呵,看样子与许妈很熟了,“今天肉格外好,你看!你买回去不吃亏!”

    许妈:“那行,给我来五斤。”

    她又跟曲小西说:“秋天了,熏点腊肉,冬天吃正好,这个且合适。”

    曲小西:“哦哦哦。”

    可是,他不会。

    大抵是看出了曲小西不会,许妈大手一挥:“你买就是了,我来帮你弄。”

    曲小西立刻顺杆儿爬:“好的呀。”

    她看向的胖大叔,说:“我也要五斤。”

    几个人往回走的时候,风更大了一点,曲小西觉得有点凉意,轻声说:“还挺冷的。”

    许妈看她的表情,问:“你原来不是南方人吧?”

    曲小西摇头:“不是的呢。”

    这个也不用瞒着别人呀,她的口音不明显的,但是小东和小北的口音还是很明显的。

    许妈:“赶明儿我去你家坐,我给你讲一讲,有些东西,该是要准备的。不然冬日里遭罪。”

    曲小西:“哎,谢谢您。”

    许妈笑眯眯:“谢啥啊,邻里邻居,应该的,我还从你哪儿赚钱了呢。”

    说到这里,她说:“对了,棉被我都给你做好了,等会儿你搬回去。棉服也就省点尾巴了。”

    曲小西:“好的呀。”

    两人相谈甚欢,小东和小北吭吭哧哧做力工,眼看就要到家了。就见宿白一身脏乎乎满是油污的衣服,手里提着一个盒子正往家走。双方遇到,宿白看向了累的满脸通红的兄妹三个和轻飘飘的许妈。

    许妈以一人之力拿的东西,与三兄妹一样多。

    并且,游刃有余。

    宿白主动帮小豆丁小北提起了东西,倒是没帮助小东,毕竟小东不是小孩子。

    小东和小北倒是都很懂事的叫了一声:“宿老师。”

    宿白淡淡点头,有点疏离。

    他看向曲小西,说:“下一次如果你想买重的东西可以找我,我可以帮你去买,也可以帮你做力工。”

    曲小西隐约觉得,这话茬儿里还有后话。这人不会好心。

    果然,就听他说:“给点跑腿费就行。”

    曲小西:“……”

    虽然没说几句话,但是我竟然如此了解你,真是好难得哦。

    而许妈则是肉眼可见的翻了一个白眼,说:“你可真是出息,人家小孩子的钱也赚。”

    宿白面无表情,平静的很:“凭劳动赚钱,并不可耻。”

    许妈:“……”

    她这老太太竟然无言以对。

    真是好久没见到这样厚脸皮的后生了哦!

    曲小西倒是很快的开口,她说:“那,可以啊。”

    她微笑,“我把要买的东西列一个清单给你,你帮我捎回来。我给你付跑腿费。”

    她倒是没觉得有什么,这就跟现代的跑腿儿代购一样,花钱买方便,倒是很可以的。

    宿白看她答应的这样痛快,扬了一下嘴角,说:“好的。”

    曲小西:“……”

    他们见过这么多次,这人还是第一次笑。

    果然是金钱的力量。

    大概是因为曲小西答应要找他“代购”,他又主动的把小东的所有东西都接了过来。随即又接过了曲小西手里的猪肉。到底是个男人力气大,轻轻松松,他就主动走在了前边:“这算是送你的。”

    曲小西:“……???”

    随即无语的望天,正在这时,雨点儿就下来了。

    曲小西:“快走快走!”

    几个人小跑儿,很快的进了楼道,好在他们动作快,都是没有淋湿。

    许妈冲着宿白啧啧了两声,跟曲小西告别回家。而宿白则是帮曲小西提着东西上了三楼。

    他看着曲小西,想一想,问:“我今天能在你家蹭一顿饭吗?”

    曲小西:“????”

    哎不是,你脸皮怎么这么厚?

    她惊呆的看着面前的男人,觉得更加的震惊。

    宿白认认真真,把自己手里的盒子交给曲小西,说:“这是谢礼。”

    曲小西一看,这是她之前买过的那家,超贵的蛋糕店的糕点。就这么一小块,就要四块钱了。

    要知道,街上一碗面条加个蛋还不到两毛呢。

    曲小西迷茫的看着面前这位大哥,觉得这位大哥的脑回路,一般凡人真是无从猜测。

    她眨巴眨巴眼,就听宿白问:“可以吗?”

    曲小西看向了蛋糕,又看向了这个人,说:“行……叭。”

    迷茫ing!

本文网址:http://www.hgnfs.com/xs/1/1768/81837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梁咏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