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变糙了吧

推荐阅读:十万甜度幸存者游戏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言灵女中餐厅之鲜辣厨娘帝国第一宠:霍少的隐婚娇妻自2008的重来盛年从1983开始我的学姐会魔法一个人的仙境

    《扫描你的心》第二十二章:你变糙了吧

    孟星哲回给贝洛南一个白眼,让他少逼逼快点煎牛排。

    贝洛南一边在平底锅上给牛排翻面的时候一边还在震惊不已。

    “我草,你居然会动手干活了!”

    “我草,你吃牛排居然要配大米饭?!”

    “我草,哥们我说你最近活得是不是有点糙??”

    “我草,你还是那个油瓶子倒了你不仅不扶,还会直接一脚踢远省着碍眼、再重新买瓶更贵新油的,宇宙无敌逼王星吗???”

    贝洛南的疑惑一直在递进升级,随着一个个音调拔高的疑问句,他差点把自己肺里的气都拔没了。

    牛排煎好以后,孟星哲说到做到,当真配着白米饭一起吃。贝洛南都心疼自己的珍贵食材,他总觉得这西式牛排生生地被孟星哲就饭给吃成了大炖菜。

    而孟星哲居然一边吃还一边挑剔:“我说句实话你别气馁,我现在觉得这块牛排兴许炖着更好吃。哦对,里边再搁俩土豆,绝了。”

    “……”贝洛南让孟星哲吃完饭赶紧滚。

    他快忍无可忍地问孟星哲:“不是,这段时间你到底经历了什么,怎么就变得这么糙了呢??”

    孟星哲表情一发狠:“还不是被那个小马尾辫给逼的!”

    他讲了姚佳是怎么逼他买菜买米洗碗刷锅。

    贝洛南笑到头都要掉:“我他妈有生之年居然能看到有个人可以制住你!”

    孟星哲呵呵:“她野心可大着呢,一心想找富二代。”

    贝洛南立刻说:“这不正好吗,你就说富二代啊。”

    孟星哲用刀叉切好牛肉块,再换筷子夹过来一块放在米饭上,吃之前他先喷贝洛南:“你滚,你忘了我的人生准则了吗?”

    “哦,是,差点忘了,”贝洛南说,“你丫是个明明白白的利己主义者,从会梦.遗了开始就立志给自己找个能助益自己未来的白富美。那小丫头再能制你说到底也就是个小客服。嗯,你们俩应该没什么可能。”

    孟星哲掐住他话里的一个点表示不乐意:“什么叫她能制住我?我是妖怪她是跳大神的吗?”

    “是是是,是你不跟她一般见识。”贝洛南赶紧说。

    “这回答对了,奖励你晚上还可以有一次让星少爷吃你炒菜的机会。”

    “……”

    贝洛南觉得这是把“你晚上接着给我炒菜”表达得最清新脱俗和臭不要脸的一次。

    他想孟星哲这个逼,到底还是个逼,逼王的逼。他一点没变。

    ※※※※※※

    星期一,姚佳一上班就接到一通电话。是个老大爷,本地顾客,说在销售点买了台坤羽电器的洗衣机,才用了一个月就不好用了。

    姚佳赶紧调出购买记录,确认大爷确实购买了一台洗衣机,洗衣机也确实在保修期内。

    她学着林芊的处理方式,一板一眼地安慰着大爷的情绪,大爷居然真的渐渐不焦躁了。姚佳觉得有那么一点成就感。

    接下来她告诉大爷,她会给售后部门派维修单,请大爷在家耐心等待售后的维修师傅上门就好。

    正值销售旺季,售后人手忙,单子最后派到了售后部一个管技术维修的小领导手里。

    小领导叫卢景毅,当天下午就去大爷家修了洗衣机,工程维修单反馈到客服部时,维修进度显示已完成,已解决客户问题。

    本来这件事到这里,应该算是圆满解决了。

    不料第二天,这位大爷又打来了电话。这次是孟星哲接到的电话。

    大爷在电话里气恼恼地说:“我要投诉!我要投诉昨天来修洗衣机的那个人!他态度不好!”

    孟星哲用好听的声音安慰了大爷两句,可惜也许同性不相吸,大爷没吃他这套,依然很气恼恼地坚持要投诉,并痛诉卢景毅服务态度特别不好,不管他说什么卢景毅都不听不答应,简直气死他。

    孟星哲于是准备给卢景毅记下这个投诉了。

    但大爷那边信号不太好,没讲完电话就突然中断了。

    姚佳这会儿没接电话,孟星哲趁她空着告诉她:“我看了下接待记录,昨天你接待个要修洗衣机的大爷是吧?他刚刚打电话要投诉售后维修的卢景毅,这单子是你派的,我跟你说一声。”

    姚佳立刻问:“你是跟我说一声,你打算给卢景毅记投诉吗?”

    孟星哲一挑眉,挑出个“不然呢?”的不言而喻。

    姚佳说:“等等,你问大爷了吗,他为什么要投诉卢景毅?”

    孟星哲回她:“服务态度不好。”

    姚佳:“也不能就这么听大爷的一面之词吧?你要是就这么给卢景毅记个投诉,那万一卢景毅是冤枉的呢?万一他其实服务态度挺好呢?”

    孟星哲瞥她一眼:“老人家说得很明白,不管他说什么,卢景毅都不听。”顿了顿,他又说,“除非这位大爷脑回路不正常,能被一个服务态度非常好、没有任何问题的人气得嗷嗷叫。”

    姚佳坚持了一下:“可我觉得还是再找卢景毅问问吧。”

    孟星哲挑挑眉,问了句:“你认识他吗?”

    “不认识。”

    “那你这么做不多余吗?”

    “不多余啊,”姚佳说,“投诉跟绩效挂钩啊大哥!你给卢景毅记个投诉,他月底要扣工资的!”

    “可如果他确实服务态度不好,不记下这个投诉、不扣点工资,他能长教训?”孟星哲微微皱眉,“想做好企业,就不能有一丝一毫对自己员工要求的放松,只有严格的标准和狼性文化才能让企业在竞争中占据优势。”

    尤其是初创企业,没有点拼劲狠劲,没有点目标和鞭策,拿什么突出重围存活下来?

    姚佳觉得这一刻的孟星哲有点不一样。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的这点不一样,就好像……好像一个企业家在管理手下员工?

    差不多就是那副做派吧。

    可他只是个客服,何必摆这么大架子给别人做训诫?

    “希望有一天你被人投诉的时候也能这么嘴硬。”姚佳以这句话结束和孟星哲的争辩。

    之后她趁着休息时间下楼去售后部打听卢景毅,可惜这个人不在。他的同事告诉姚佳:“我们最近活多,特别忙,别说白天,就连晚上我们卢头儿也连着加了好几个班了。你有事儿吗?急不急?不急的话,要不等他回来我让他上楼找你去?”

    姚佳说好的。

    回到呼叫中心,她跟孟星哲商量说:“由我来给那老大爷做电话回访吧。”

    孟星哲点点头表示无所谓。

    姚佳给大爷打电话。电话接通后,大爷又开始嗷嗷叫着要投诉卢景毅。

    姚佳赶紧安抚大爷的情绪,虽然安抚的技巧还有点生硬,但大爷一开始高昂饱涨着的愤怒情绪,倒是也渐渐平和下来了。

    趁着这机会,姚佳询问:“大爷,昨天去给您修洗衣机的师傅,他服务态度是怎么个不好法啊?”

    大爷闻声一下又激动起来,话匣子彻底打开,车轱辘话反复说起来:“他态度特别不好!我说什么他都不听不答应,他态度太不好了!年轻人现在怎么都这个态度?老人家说什么都不行!他态度实在太不好了!……”

    事关一条投诉,姚佳捏着眉心耐着心性地接听。她能感觉到一旁的孟星哲在看她。

    就冲他这两道视线,姚佳想她也得坚持住,绝不能让自己的耐心崩掉让他看成个“你到底在做无用功吧”的笑话。

    终于她逮着机会问:“大爷,那您说了什么要求,维修师傅不肯答应啊?”

    大爷义愤填膺地说:“我就让他修完洗衣机先别急着走,留下来陪我唠会儿嗑,他就非说不行不行,非要着急走!怎么的,我是老虎吗,我会吃了他吗?!我这么大年纪张嘴留他,他就不能待会儿吗?他拔腿就走,那是什么态度啊,啊?!……”

    姚佳一边听着大爷愤怒地指责,一边慢慢扭头迎视向孟星哲的目光。

    ――大哥你还真说对了,这位大爷的脑回路啊,还确实是异于常人。

    ※※※※※※

    姚佳最后在电话里说了一堆好话,为售后素未谋面的卢景毅说情。她告诉大爷,售后的师傅都很不容易,他不是不想陪他唠唠嗑儿,是实在没条件这么干,因为最近是销售旺季,安装维修的活儿特别多,这些维修师傅一个拆成两个三个在用,他们修完一家就得紧着赶着地到下一家去,不然耽误了预约好的上门时间,是要被公司罚钱的。

    她好说歹说,大爷总算消了气,决定不投诉了。

    挂断这通电话后,恰好到了十五分钟休息时间。田华生跨过过道来找姚佳玩,姚佳一时顾不上他。

    她转头去看孟星哲。

    “你看,这就是举口之劳的事,说和说和就可以的,何必一定记下这个投诉呢。”姚佳看着孟星哲说,“是,有一点你说的对,做企业是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放松,但我认为还是理解万岁,人性化管理比狼性管理更适合现代社会。”

    孟星哲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听一个小丫头片子客服给他讲企业管理。

    “那你就说说,现代社会是什么社会?”孟星哲索性洗耳恭听。

    “现代社会是注重个人体验的社会呗,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生活的主角,作为主角,就希望得到周围人的鼓励、肯定和包容,而不是打击、打压和只有残酷竞争才能出成绩的狼性想法!”说到最后时,姚佳有点激动。她想到了希望得到鼓励包容的她自己,想到了她只懂打击打压的暴躁老父亲。

    而她想不到的是,自己居然有一天会把大学不爱学的那些企业管理相关的东西拿出来,对一个只有脸没有心的大龄客服讲。

    孟星哲挑起眉梢:“狼,有目标有野心,会奔着目标一往无前。得有这种劲头儿,企业才能很快速地向前发展。没有目标和野心的人和咸鱼有什么分别?遇到点困难就退的人性化,有什么用处?这样的企业除了每天在原地温吞,还有什么发展?”

    孟星哲想自己可真是疯了,居然认认真真在这和这个小客服掰扯做企业。

    姚佳没能被孟星哲的理论说服,她坚持自己的观点:“人性化不是遇到困难就退,是大家不必要通过残酷竞争后只留下一个过分优秀的自己去独自面对困难,大家可以报团取暖一起解决困难啊!”

    田华生站在他们工位中间,听他们辩论听得津津有味。

    他左看一眼姚佳,右看一眼孟星哲,拍着大爪叫好:“哇你们俩,辩论得好精彩喔!我要不是认识你们知道你们是两个小小的基层客服,我会以为你们是两个年轻成功企业家在对话呢!”

    姚佳和孟星哲停止辩论,一起扭头瞪他。

    “未来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姚佳说,“但这话我仅限于对我自己说。”

    谁让她有个董事长的爹呢,只要她肯,她必然会比别人走条更快的捷径。

    孟星哲呵地一笑:“无论如何,我的可能性一定比你大。”

    你星少爷我不必未来,我现在就是企业家,我是但我不说而已!

    姚佳看着孟星哲,觉得他真是好装逼好不要脸。她好歹有个董事长的爹,他有什么,不就一张脸?他凭什么跟她叫嚣跟她攀比?

    两个人互瞪两秒钟,一起面带嫌弃地转开头。

    田华生对着粗粗的手指,有点不知道这二位客服同志,彼此都还在面临着被淘汰的危机,可瘦瘦的身躯里怎么会藏了那么大的野心。

    ※※※※※※

    孟星哲从企业主的角度,认为应该从严管理员工,只要有被人说不好的倾向,就应该重视起来,把倾向直接扼杀在摇篮里。

    可是看着姚佳尽心尽力地和那位老大爷周旋,只为了不轻易给她其实并不认识的员工记下投诉。

    在那一刻里,他觉得这个审美存在问题的姑娘,真是爱多管闲事。

    但在和她做了一番辩论之后,他惯有的思想意识的某个角落,似乎在被她轻轻撬动。

本文网址:http://www.hgnfs.com/xs/1/1736/81836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梁咏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