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 他是人间妄想

推荐阅读:踏星婚后被大佬惯坏了万道永存龙婿大丈夫修真大工业时代我有一个祸水群老同学宋先生你又装病山河盛宴药妆娘子

    “可不是?也就摄政王他老人家错把珍珠当鱼目,不知珍惜。”

    凤无忧翘着二郎腿,一手端着祖母绿茶盏,咕噜咕噜大口喝着。

    即墨胤仁摇了摇头,软糯的包子脸上愁容毕现,他瞅着一屁股坐在案几上的凤无忧,压低了声道,“摄政王的茶盏,你也敢用!”

    “怕什么?他的身子,爷都敢用,更何况是小小的茶盏呢?”凤无忧勾唇浅笑,嫩藕般的葇荑把玩着翠绿色的翡翠茶盏,乍眼一看,倒是显出几分玩世不恭。

    即墨胤仁手腕一顿,瞳孔剧烈地收缩着,连说话都极为不利索,“摄,摄政,王,在你……”

    凤无忧以为即墨胤仁被她惊世骇俗的高谈阔论所震慑,大咧咧地说道,“没错。摄政王在我眼里,好比风月之地的小倌,骨相绝佳,皮相绝无仅有!你不知道,他腹肌上的血管有多迷人!”

    “凤无忧,你有胆再说一遍!”

    君墨染魔魅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乍一听,凤无忧不由脊背发寒,如雷贯耳,吓得差点咬着舌头。

    她“呲溜”一声站起身,下意识地藏于即墨胤仁身后,虎视眈眈地盯着君墨染。

    君墨染目光寡情如刀锋般冷漠,手中紧攥着的白玉瓷罐被他捏得“咔咔”作响。

    即墨胤仁紧张地咽了咽口水,若不是凤无忧还躲在他的背后,他应当已经冲至君墨染面前,抱紧他的大腿,以苦肉计感化他。

    凤无忧半蹲着身子藏在即墨胤仁瘦小的身板后头,仅露出小半个脑袋。

    她面上那双顾盼神飞的桃花眼,作含情脉脉状,频频向君墨染暗送秋波,“摄政王,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定不会同我这等小喽啰计较长短得失,对么?”

    “本王错把珍珠当鱼目?”

    君墨染朝着凤无忧的方向迈进了数步,扑鼻而来的龙涎香气于须臾间炸裂弥散,袅袅一室,皆是他的气息。

    凤无忧心下腹诽着,君墨染不单单是错把珍珠当鱼目,他根本就是有眼无珠。

    不过,以下犯上的话,她可不敢说。

    “摄政王慧眼识珠,礼贤下士。即便是鱼目,在您的调教下,也能磨砺成珍珠。”凤无忧虚与委蛇地回着。

    君墨染知她巧舌如簧,本想惩治她一番,可她的恭维话,却叫他十分受用。

    “本王的身体,你用过?”他行至案几前,夺过即墨胤仁手中被改造过的狼毫笔,眸光中生出一股玩味。

    凤无忧反应尤为激烈,连连摆手道,“您是天上仙,缥缈不可及。也只有您的身体,配得上‘人间妄想’四字。既是人间妄想,我又岂敢觊觎?”

    她终于相信何为因果报应。

    前世的她,杀人如麻。

    这辈子,她虽还安然无恙的活着。可每时每刻,皆似如履薄冰。

    稍有不慎,万箭穿心。

    喀嚓——

    君墨染手腕微转,手中狼毫笔应声折裂。

    即墨胤仁身躯一震,侧转过身体,伸手环抱住凤无忧。

    凤无忧捏了捏即墨胤仁的包子脸,抚慰道,“怕什么?摄政王折笔,全是因为对你爱得深沉。”

    “哦?”

    君墨染顿觉有些好笑,凤无忧颠倒是非的功力,愈发出乎他的意料。

    “难道不是么?摄政王面上不说,心里却极为疼爱小包子。之所以折断狼毫笔,纯粹是心疼小包子抄书抄得辛苦。”

    凤无忧大着胆子接过君墨染手中断成两截的狼毫笔,遂又用金丝线将之捆在一块。

    她柔声地哄着即墨胤仁,“拿着!现在抄一遍,抵六遍。还不快谢过摄政王?”

本文网址:http://www.hgnfs.com/xs/1/1726/81837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梁咏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