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

推荐阅读:踏星婚后被大佬惯坏了万道永存龙婿大丈夫修真大工业时代我有一个祸水群老同学宋先生你又装病山河盛宴药妆娘子

    接下来的几天,杜景没有再与黄霆联系。

    十月的宛市已有少许凉意,周洛阳没有提议出去,杜景便终日宅在家里,像从前待在寝室一般自然。加上那“队长”后,双方简短地聊了几句。周洛阳看了眼杜景的手机,说:“你确定是他了?”

    杜景唔了声,翻看“队长”的资料,通过昌意的渠道,个人信息已经初步有了结果。

    “队长”名字叫陆仲宇,单身,山东籍,家里养了一只猫,曾在一家销售户外运动器材的公司上班,今年三月辞职。

    “你们在聊什么?”周洛阳说。

    “聊你。”杜景说,“他问咱们是做什么的,还邀请咱们一起去徒步,或者旅游。”

    周洛阳看了眼陆仲宇的朋友圈,说:“他泡上小祭司了么?”

    “不清楚。”杜景说,“庄力正在监视他了。”

    对这伙私家侦探来说,要跟盯一个人简直不费吹灰之力。杜景说:“他一直要求加你,提好几次了,你想加他么?”

    周洛阳说:“算了,我怕不小心坏事。”

    杜景说:“他对你一见钟情,这也许是个突破口。”

    周洛阳:“这不好玩。”

    杜景答道:“一见钟情是爱情的唯一方式,就像得了霍乱。”

    周洛阳自然知道杜景所指无非《霍乱时期的爱情》,那本书一直在他们的寝室里,也是周洛阳最喜欢的一本书。

    周洛阳叼着笔,没有再延续这个话题,其间偷看了杜景两眼。而杜景则在准备胡志明市的资料,为接下来的行动作准备。

    微信来了好几条消息,周洛阳想了想,说:“我加他吧。”

    杜景便将陆仲宇的名片推送给周洛阳,说:“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周洛阳说:“只是想让你专心工作。”

    那边很快通过了,周洛阳与陆仲宇打了招呼,对方问的第一句是【你和格鲁特在一起?】

    周洛阳答了没有,陆仲宇便约他晚上出来吃饭,周洛阳问:【只有咱俩?】

    陆仲宇没回答,五分钟后才问:【格鲁特要一起来吗?】

    周洛阳自言自语:“这人该不会是瞄上我了吧?”

    杜景没有回答。

    “你在吃醋吗?”周洛阳打趣道。

    杜景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用房东的健身器材做仰卧起坐,周洛阳租下这房子时没有搬走它,留下设施,可以给乐遥做一些简单的康复用。但他特地提醒了杜景,不要在乐遥回家时健身。

    杜景说:“没有,只是触发了一种自我保护机制。”

    周洛阳道:“什么保护机制?”

    杜景做了两组仰卧起坐,说:“在FBI受训时,心理课程上所提出的,减轻情感障碍的疗法。探员需要选定一束“光”,围绕它建立精神上的自我防御机制,可以是人,也可以是物,亲人、孩子、朋友、宠物,甚至一棵树、一种气味。利用这个防御机制,把所有能造成心理创伤的攻击都挡在外面。”

    周洛阳没听懂,低头回陆仲宇的消息,随口道:“哦,然后呢?”

    杜景朝他解释道:“譬如说选定了‘母亲’,那么你执行任务时,任何考验都动摇不得你。因为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活着回家,见到自己老妈,换句话说,老妈是你活下来的唯一希望。”

    周洛阳起初只是随意听听,正一心二用时,却被杜景的话勾起了兴趣。

    “所以如果是爱人,”周洛阳说,“那么你们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爱人?”

    杜景说:“不完全,但当你面临杀人,或是某种道德选择时,光的存在会极大地减轻你的痛苦。只要你想起,眼下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下手就没这么难了。”

    “啊,”周洛阳明白了,“相当于一个精神寄托。”

    “嗯,”杜景坐着,漫不经心地开始练单手哑铃,说,“精神寄托。”

    陆仲宇那边,话题没有多少铺垫,寒暄几句后,便问周洛阳:【格鲁特想追你,才带你来玩密室,他朝你说过吗?】周洛阳不想回答他了。

    陆仲宇又问了一句:【你喜欢格鲁特吗?】

    周洛阳又问:“这个寄托是什么?”

    杜景没有回答,把哑铃换到右手:“雇佣兵队长怎么说?”

    “他问我喜不喜欢你。”周洛阳无奈道,“我怎么回答?”

    杜景说:“照实说就行。”

    周洛阳欣然道:“那我就说实话了。”

    杜景没有回答,起身开始做双手哑铃的四组练习。周洛阳思考片刻,回复了陆仲宇。

    五分钟后,陆仲宇那边来了一堆消息,周洛阳已经不想再和他聊下去了。

    周洛阳回答的是:【是的,我喜欢他。】

    陆仲宇的回复则是:【但我感觉你好像不太喜欢他。你在密室里挺高冷,对他爱理不理,不像装的。】

    接着则是陆仲宇根据观察,对那天密室里,周洛阳看不上杜景的分析。

    【我们没有在一起,不代表我不喜欢他。】周洛阳作出了有力的回答,【实话告诉你吧,我喜欢他,他不喜欢我。】

    陆仲宇:【我怎么感觉像是倒过来了?】

    周洛阳:【随便你怎么想吧。】

    周洛阳对杀人犯怎么想的并不关心,如果陆仲宇被确定嫌疑,也即意味着,这家伙间接杀了不止一个人。他做不到杜景那般平静看待死亡,利用感情进行欺骗与犯罪,是他最不齿的。

    然而理智在不停地劝说他,陆仲宇还未被定罪,万一他是被冤枉的呢?先入为主同样对他不公平。

    于是周洛阳按捺厌恶,回复了他一句:【你喜欢小祭司么?】

    陆仲宇回复:【我对他没什么感觉,我不喜欢他那种类型的,不过我觉得,我得照顾他。教授对他带的那小子也是,你没发现么?教授也对你有点感觉,你们后来是不是一起去吃饭了?】

    周洛阳:【你想太多了,只是当朋友认识。】陆仲宇:【我可以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

    不等周洛阳回答,陆仲宇又发了条:【那天你最后为什么杀我?我不知道我的理解对不对。】

    “怎么回答的?”杜景终于问。周洛阳答道:“你不是让我照实说么?我就说不喜欢。本来也不喜欢。”

    杜景嗯了声,答道:“这倒是实话,我也不喜欢你。”

    周洛阳坦然道:“那就扯平了。”说毕起来换衣服:“我也想健身。”

    杜景说:“别练得太结实,你现在的身材刚好,偏中性,偶尔能令我产生错觉。”

    周洛阳说:“你自己也知道那是错觉,源自激素紊乱引起的。”

    以前也是这样,杜景的躁狂相导致他长期持续性|欲高亢、强盛,长时间找不到宣泄,便会转化为雄性动物的攻击欲望。但周洛阳总能在恰当时候把他安抚下来,事实上他觉得杜景的躁狂相比抑郁相阶段,好伺候多了。

    周洛阳进房把睡衣换成运动服,杜景到餐桌前拿毛巾,路过周洛阳的手机,没有去看周洛阳与陆仲宇的聊天记录。

    周洛阳上跑步机并看了眼杜景。

    “杜景?”周洛阳停了下来,心道也许刚才自己又说错话了。

    “我没事。”杜景停下动作,静了一会儿,明显地因喘气而肩膀起伏,周洛阳想与他运动一会儿,顺便说说话,杜景却道:“可能又转阶段了,让我自己待会儿。”

    双相混合发作情况下,转阶段会带来很大的痛苦。周洛阳没有干扰他,杜景便起身走了。

    抑郁、躁狂、抑郁、躁狂,与杜景重逢后,短短一个月多里,杜景混合发作的循环次数已经达到了四次,病情发展得比以前更严重了。

    这次重逢后,周洛阳偶尔会产生不祥的念头,也许杜景自己也感觉到了,说得更严重点,用四个字来形容――时日无多。就像绝症病人,预感到了未来日子不多,正因如此,才回到自己身边。

    不,不会的,他一定会好起来。

    周洛阳把无数次产生的这个念头再次强行压下去,他在跑步机上戴好耳机,开始循环播放杜景喜欢的那首《Stan》,想起他们相识后,第二年的暑假。

    春天踏青回来后,杜景病情稳定了不少,现在回想起来,周洛阳倒是觉得,大一学期结束的暑假,他俩之间仿佛发生了点什么,却朦朦胧胧,捕捉不住。

    放假前,杜景回马德里去继父家探望母亲,在他的邀请下,周洛阳也跟着去了。

    杜景的家相当大,在马德里与巴塞罗那都有小庄园,继父做葡萄酒生意,除了杜景之外,家里还有两个混血的弟弟,是双胞胎。继父上面还有继祖父、继祖母,以及一位更高一辈的继曾祖母老太太。

    杜景把周洛阳介绍给他的一大家子人,只简单地说:“这是我的朋友,我们准备坐船去科西嘉和西西里岛玩几天。”

    “中国人,欢迎你来!”继父说道。

    杜景的继父与他描述的有区别,是个很健谈的人。虽然大部分时候周洛阳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只能靠杜景居中翻译。他母亲则话很少,大部分时候待在楼上的房间里陪伴她的双胞胎。

    “你们是同性|爱人吗?”

    有天吃饭时,继父用英文问周洛阳。

    周洛阳下意识地看了眼杜景。

    杜景用中文道:“你希望我怎么回答?”

    周洛阳道:“你照实说就行。”

    杜景便用西班牙语回答了一个长句。

    周洛阳怀疑地看杜景,问:“你说什么?”

    杜景答道:“你让我照实说,我就照实说了。”

    周洛阳道:“但那句子很长,我听起来不像‘不是’。简单的西语我还是能猜到意思的。”

    杜景的母亲用中文说:“他说你们虽然是朋友,但比爱人关系更密切。”

    周洛阳笑了笑,杜景的母亲又说:“这么多年里,杜景第一次带朋友回家。西蒙才以为你们是恋人,请原谅他的不礼貌。”

    周洛阳马上笑道:“没有关系。”

    母亲又问:“他在学校里谈恋爱了吗?”

    周洛阳说:“没有。”

    杜景全程没有插话,母亲说:“非常感谢你一直照顾他,这次回来他看上去比以前好多了。”

    周洛阳点了点头,手肘动了下杜景,杜景却不太愿意家人提起他的病,答道:“我已经好了,很久没犯病,吃吧。”

    席间,一大家子人对杜景的存在毫不在意,继父也只是礼貌地问候几句,便当他是空气。杜景的注意力则大部分时候集中在周洛阳身上,偶尔要回答几句祖父母朝他问的话。那顿饭气氛挺好,周洛阳却吃得全身不自在。

    除了冷火腿与抹上番茄酱的硬面包吃不惯之外,周洛阳总觉得某种情绪在席间流淌,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直到上甜品时,周洛阳终于发现了原因――那感觉来自杜景。

    杜景从上桌开始,就习惯性地在看一大家人的脸色。

    包括继父、祖父母,甚至管家。他的礼貌显得有点小心,祖父母望向他时,杜景便想说点什么。但对方也仅是客气地笑笑,再转过头去,继续用西语讨论他们的话题。

    这是周洛阳从未见过的杜景,他仿佛透过这顿饭,看见了小时候的杜景,六岁时他的母亲再婚,从那时起,杜景便要努力地学会在这个家庭里生存。

    大家仅把他当作家里长子结婚时买一送一的赠品,把他养到成人,让他出去自生自灭,就不用再去多费心了。

    那个暑假欧洲热浪席卷,酷暑能把庄稼烤焦,杜景开出来的车还因水箱过热而几次熄火,两个中国人恼火地站在路边修车,杜景满脸油污,一脸无可奈何,周洛阳却看得笑了起来。

    “是不是后悔把你的法拉利撞坏了?”周洛阳说,“你花了他们不少钱,这么看来,也……”

    “法拉利是用我生父遗产买的,是他留给我结婚的钱,”杜景答道,“他留给我不少钱,我买了那辆车,还剩下不少,留着慢慢花。”

    周洛阳心想好吧,你喜欢就好。

    “你把钱全花了,你妈妈没意见吗?”周洛阳问。

    杜景盖上车前盖,说:“没有。大家都不愿意提起他,他是个疯子,我这病就是从他身上遗传来的。太热了……到树下去等人来修。”

    两人到路边的一棵树下席地而坐,杜景把一瓶被灼得滚烫的饮用水拧开,递给周洛阳。

    “实在是太热了。”周洛阳的衬衣湿了又干,干了又湿。

    “所以我不喜欢这里的夏天。”杜景说。

    周洛阳还记得他们第一次一起大扫除时,杜景提起的母亲再婚那天,比起这里,确实江浙的夏天更舒服,哪怕再热,也有绿荫与微风。

    “快下雨了,”周洛阳说,“下场雨也许能好点。”

    杜景道:“对当地人而言不能随便说下雨。”

    周洛阳:“???”

    话音刚落,风越来越大,把乌云吹了过来。杜景抬头,说:“你干的好事,要下雨了。”

    周洛阳:“这也有忌讳???”

    在那沉默里,雨开始下了起来,起初尚且是小雨,两人便站起身,在树下尽可能地靠在一起,躲避雨水。到得后来,雨越下越大,树下再躲不了雨,铺天盖地的水把两人淋成了落汤鸡。杜景便在大雨中朝周洛阳说:“得找个地方躲雨!”

    “走吧!”周洛阳大声道。

    于是两人扔下一片泥泞里的车,越过田野,跑向远方的农庄。

    杜景把上衣脱了下来,朝周洛阳说:“你可以把衣服脱了!往这边走!别往树下跑!当心打雷!”

    周洛阳穿着衬衣与黑短裤、运动鞋,全身已经湿透了,只得脱了衬衣,本想找更大的树,被杜景一提醒,只得又转身跑向他。

    闪电划过天际,杜景短暂停步,等待周洛阳到身前,拉起他的手一同奔跑。

    那已不是他们第一次牵手,却是周洛阳记忆最深的一次。

    杜景的手上满是雨水,却攥得很紧。闪电的强光映亮了杜景白皙的肩背与漂亮的肌肉轮廓。

    狂风暴雨、电闪雷鸣里,他们袒露上半身于麦田上,犹如两只赤|裸的动物,在天地间找到了彼此,会合并一起逃亡。

    终于,他们穿过了满是小麦的田野,找到田边未锁的临时谷仓。

    周洛阳打了个喷嚏,说:“我记得哪本书里描述过一样的场面,终于被我也碰上一次了。”

    “约翰克里斯多夫。”杜景拧衬衣上的水。

    周洛阳又打了个喷嚏,气温骤降,令他不禁发抖。

    杜景把衬衣抖开,铺在地上,说:“坐这儿,暖和点。”说着主动分开长腿,像个小孩般拍了拍腿间的地面。

    周洛阳实在很冷,看见杜景赤|裸的胸膛就像看见了暖炉,获得许可,马上自觉挨到近前。

    先前寝室里,他们的床始终并着,周洛阳从来不介意与杜景一起睡。寒流来时,他们偶尔会把两人的被子叠盖,缩在被窝里,杜景从身后抱着周洛阳。

    这时他坐到杜景身前,靠在他赤|裸的胸膛前,把头舒服地朝后枕在他的肩上,背脊感觉到他的心跳正在有力地搏动。

    杜景腾出手,整理他的钱包。钱包被雨水打湿了,周洛阳看了眼,意外道:“以前没见你有这张照片。”

    “前天从书里翻出来的。”杜景回家后,重新整理了下书架,从一本堂吉诃德中找出了泛黄的旧照片,照片上是一个男人戴着渔夫帽,与一个扮成海盗、拿着细剑的小孩,不用问也知道是杜景。

    杜景把照片朝周洛阳递了递,周洛阳接过看了眼。

    “你爸爸吗?”

    杜景没有回答。

    周洛阳很惊讶,杜景的父亲与他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小时候模样看不出来,但长大后除去脸上那道疤,杜景活脱脱就是父亲的复制版。

    他觉得杜景也许不想提起亡父,便岔开了话题。

    “路上我看见一座教堂,”周洛阳岔开话题,说,“是天主教教堂吗?”

    “是,”杜景说,“这里不少人都是天主教徒,天主教反对同性恋,所以我不知道继父那天突然这么问你,是什么意思。”

    周洛阳答道:“别胡思乱想的,他应当没有别的意思,只是看咱俩感情好。都什么时代了,西班牙同性婚姻也合法了。”说着把照片还给杜景。

本文网址:http://www.hgnfs.com/xs/1/1691/81837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梁咏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