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恋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皇子妃 > 第104章 守活寡(2)

第104章 守活寡(2)

推荐阅读:十万甜度幸存者游戏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言灵女中餐厅之鲜辣厨娘帝国第一宠:霍少的隐婚娇妻自2008的重来盛年从1983开始我的学姐会魔法一个人的仙境

    “人之常情。”卫长玦温和地道,“人都会往对自己有益的那一面想,反正事情已经做下了,从另一个角度看,至少能让心里好受些。不过也因此,六皇弟对我很愧疚,当时该他受的那些罪,都由我来承担了。这于我而言,是好事。”

    岚意道:“读书人里常出国士,六皇弟自然还算不得国士,不过只要有竭力相报的气度,就已经足够,二皇兄身边有四皇弟,有七皇弟,你身边如今也有了一着暗棋,总算勉强旗鼓相当。”

    卫长玦颔首,“慢慢来吧。”

    在方宛茵出嫁后,裴妙筠那边因怕皇后身体不好将有国丧,定下个最近的吉日后,终究也嫁了出去。

    她出嫁那天,下了点雨,但老人们都说这样挺好,预示着夫妻俩以后会风调雨顺。来接她的新郎官有些憨然,被独门的娘家人闹得面红耳赤,岚意见着,算是放下心了,裴妙筠那样的性格,碰上个不太精明的,刚刚好。

    妙筠从闺房里出来,拜别父亲,本来一切都好好的,但她一抬头,看见岚意身边站着本来不该出现在这个场合的冷姨娘,含泪看着自己,眼泪忽然就“吧嗒吧嗒”落下来。

    再蠢再笨,也明白是岚意借着自个儿的身份叫冷姨娘随侍,让母女俩道个别,让冷姨娘这个做母亲的亲眼得见女儿红红火火地嫁出去。

    “长姐,我从前可真是不懂事。”妙筠又把头地下去,重重磕在地上,“我满心歉意,却没有什么能弥补给长姐的,就在这里给您磕个头吧!”

    岚意哭笑不得,赶紧过去把她扶起来,拿着帕子擦了擦她的眼泪,哄着道:“新娘子今天跪父母跪天地,却没有跪长姐的道理,叫你的新郎官知道了,可要笑话呢。”

    然后她转过头去,看着冷姨娘,“我这帕子都被她的眼泪打湿了,你那里还有没有备着的帕子?待会儿带到轿子上用。”

    冷姨娘心头涌出一股子感动,一面连连说“有”,一面从袖子中取出来,快步走到妙筠面前,递过去。

    母女俩没想到还能这么近地看彼此一眼,妙筠抬手去拿帕子,紧紧地握了握母亲的手,然后骤然放开,转过身哽咽着问道:“我是不是该出阁了?”

    旁边不免有喜娘觉得这丫头果然傻乎乎的,哪有自己上赶着要嫁人的,会显得不矜持,然而岚意却明白,妙筠并不很得裴归喜欢,算是和母亲相依为命,闹腾归闹腾,期间的深厚感情,不比任何一对儿母女差。再两两相望地耽搁下去,恐怕要绷不住嚎啕大哭难舍难分,那样既耽误吉时也更不体面。

    这丫头,虽然做事还是没什么章法,但也晓得多想想了。岚意挺欣慰,目送着她在爆竹声中,一步步走向自己的生活。

    待妙筠出嫁后,裴府一时之间清净下来,裴归一心扑在朝政上,裴之凌的婚姻大事,也在裴妙晴的撺掇中定了下来,对方也是个庶女,家世倒还不错,还是为着担心将有国丧,赶着赶着一个月不到就娶了人过门。

    岚意对这个大弟弟一贯没有好感,但看在裴归的面子上,还是去婚宴上露了一面,之后再没有过多来往。

    接下来一段日子,未央宫那边不需要岚意过去请安侍奉,恭王府里有凝芙打点,有卫长玦撑腰,也相当安宁,岚意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过,每天散散步看看书,再就是吃吃喝喝,越发连绣绷子都不碰了。

    方宛茵过来瞧她的时候,就说:“从前在闺阁中,你就不喜欢这些,不似个大家闺秀,现在被恭王殿下纵得,简直要上了天,我听说殿下回家后,还会给你揉肩,像是你们夫妻掉了个个儿,长久下去,怎么是好。”

    岚意一笑置之,方宛茵这是担忧她舒服得太过到时候被人捉住把柄说不贤惠,她很明白恭王府就和透风的筛子似的,除了她和卫长玦之间的闺阁密语,其他不论做什么事说什么话,都能立刻传出去,反正只要瑛贵妃还活在这世上,还得着皇帝的宠爱,那些人就不会消停,所以倒不如该怎么过,就怎么过。

    就在周遭的所有人都小心翼翼,为了岚意这一胎不敢惹出任何麻烦时,语桃忽然发现了一件大事。

    现在凝芙多在主屋里调遣,跑腿这种小事,就由语桃来做,她跑了几趟思姑娘的屋子,发现了一些令她惶恐的端倪,回来时又被岚意看出来心神不宁,几番追问下,她就说了实话。

    当时凝芙就唾骂了几句,让岚意别为了这种肮脏人费心思,岚意则说:“心思倒不必费,只是传了出去,对殿下名声不好,等过两天思姑娘那边再有动静了,带上几个口风严的人,直接把他们抓了。”

    这一日卫长玦一大早就出门上朝,又让人带话回来得晚间才能回家,岚意得到了语桃的信儿,在炎炎的午后阳光中,带着人直往思姑娘屋中去。

    外头守着的小丫鬟还在打瞌睡,尚未反应过来,就被小太监给按住,她的嘴被死死捂上,半点声音都发不出。

    岚意的目光很冷,抬步走到门前,只听得里面思姑娘喘息着,还夹杂着些许娇喊,“你可比恭王中用多了……”

    接她话的,是个男人,“什么地方中用?是这里?还是,这里?”

    “啊,你这小杂种……他算个什么东西……你哪儿,都比他中用……”

    里面显然是春意盎然,旁边的凝芙蕊花都已经面红耳赤,岚意再听不下去,让人一脚踹开了房门,指着里头厉声道:“把他们都给我绑了!”

    里面的场景果然也如想象中香艳,思姑娘一声尖叫,滚到了一旁,拿被褥遮着自己的躯体,而胆大包天的男人,正是恭王府里看角门的小厮,眼下他吓得疯了,拿起一旁的衣衫就往身上套,一边套一边往外冲。

    可岚意就是有备而来,怎么可能让他逃走,思姑娘的小屋被围得铁桶似的,严严实实,愣是直截了当地把那人狠狠地打翻在地,动弹不得。

    岚意的口吻里有寒意,“让他们把衣裳穿好,在地上好好地跪着,我看不得这些脏东西!”

    等一切消停,岚意坐在椅子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两个瑟瑟发抖的人,颇厌恶地道:“谁先找上谁?”

    思姑娘还没说话,那小厮先嚷嚷起来,“回王妃的话,是她,是她先找上奴才,她说自己在屋中太寂寞,和守活寡似的,才让奴才来陪她,奴才也没想到,来陪,是这么个陪法啊!求王妃明鉴!”

    思姑娘气成了一只炸毛的公鸡,仿佛连头发丝儿都给憋红了,上去就劈头盖脸一顿挠,被岚意喝止住后,她哭着道:“不是的王妃,是这贱奴看妾身这里冷清,特地来撩拨,妾身不顺从,他就用强,妾身到底是个女人,力气不如挣脱不开,实在是委屈啊!”

    岚意冷着脸,给他们分辩的机会,不过是想让思姑娘好生认错,倘使他们真是一对儿苦命鸳鸯,那男人可以续娶,女人自然也能改嫁,指不定岚意还会想法子给他们一条生路,总不至于让思姑娘就这样一直守着活寡。

    然而他们这样狗咬狗,确定了这俩人是恋奸情热搅在一处,如此绝不可饶恕。

    “来人,把这小厮拖下去乱棍打死,对外就说他手脚不干净,偷主子的东西被搜了出来。”

    “王妃,不,不,奴才知错,奴才知错,请王妃恕罪,请王妃……唔,唔!”

    他的嘴直接被堵上,半点声音也发不出,岚意干净利落面色如霜,根本不给一点退路,她坐在那里,盯着思姑娘,而思姑娘跪在那里,把头埋在地上,已经浑身都是冷汗。

    这会儿她是真后悔了,当时怎么就鬼迷了心窍,竟然与他人私通,王府里的日子那么好,有吃有喝,还能活着……

    过了一会儿,凝芙进来,淡漠地道:“回王妃,那人小身板受不住,二十板子下去筋骨都模糊了,直接断了气,奴婢让人把他丢到乱葬岗去了。”

    岚意点点头,再度看向思姑娘。

    思姑娘吓疯了,爬过去给岚意磕头,“王妃,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您,求您就放过我这一次,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从今天起,我给王妃做牛做马,再也不敢想什么争宠什么男人,求王妃给我一条生路!”

    岚意看她捣蒜一样磕着,内心却没有一点同情,“在你迈出那一步起,就该想到这样的结果,而你,不能现在就死,甚至以后也不能死,不然旁人看到了就能揣测出中间发生了什么,你会被关在这个屋子里,等那小厮被杖毙的风头过了,再议如何惩罚。”

    思姑娘怔怔地直起身,她的额头已经磕出血来,等待她的未来,是预测不到的恐惧,这比直接赐死还让人惧怕,她的目光不知道怎么就挪到了岚意微微隆起的腹部上,算着日子,还有四五个月,就要生了。

本文网址:http://www.hgnfs.com/xs/1/1657/81836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梁咏琪